兜售克拉

【其逸】【鑫逸】drink alcoholic beverages

✘阿丁出场比较后面,耐心的看吧

✘榴莲真的是很好吃的

✘希望梦想都可以实现吧

  

  感谢世界所有酿酒的伯伯,婶婶。

  

  如果没有你们的聪明才智,根本不可能发生那一夜的事情……

  

  敖子逸把自己的衣柜翻的底朝天都没有找到心仪的衣服,最终还是按照平常的风格拿了件衣服就火急火燎的赶往举办谢师宴的地点。

  

  并不突然的大雨把他的衣服打湿,尽管他撑着伞。

  

  到达酒店时竟还有同学站在入口处给孤身前来的同学指路,与同学打了个招呼的他匆匆上楼,对敖子逸来说此行的目的……

  

  看到你了,我的黄其淋。

  

  他一走进吃饭的大厅就可以看见黄其淋,白色的五分裤露出纤细的小腿,按计划他应该和黄其淋坐在同一桌吃饭,最终却发生了变化,敖子逸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他本来胆子就不大运气还很不好。

  

  大厅没有一刻是安静的,筷子与瓷器的碰撞声和大家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敖子逸乘着酒劲执意要起来给一桌的老师同学夹菜,在这期间不意外的又是几杯酒下肚,坐下休息的他感觉肚子是一阵阵的抽痛,周围的同学又在喊他去找数学老师敬酒,他赶忙咽了几口菜就迅速跟上了同学们的步伐。

  

  从数学老师那楼回来时的他已经是不清醒的状态,大概是已经进入了一个对酒痴迷的程度了。

  

  “程航专门从武汉赶回来参加谢师宴,我们一起敬他”不知是谁高喊了这句话,同学们轰然都去和这位叫程航的同学喝酒。

  

  围着程航的人圈渐渐散了。

  

  “你们快把敖子逸拉走!!”朋友回过神来敖子逸已经喝掉了一整瓶的酒。

  

  被朋友按在座位坐好的敖子逸愣愣的看着距离不远的黄其淋,恰到好处的笑容明明在其他人看来是那么的可掬,在敖子逸看来却莫名的气人,他猛的抓起酒瓶坐到黄其淋的旁边大声喃喃着要和他喝酒,却又不让他喝,理由是怕他喝酒伤胃。

  

  大脑很性感的黄其淋心里了然敖子逸醉了,于是他安静的听敖子逸逼逼叨,从高一军训说的现在毕业,从高一到高三的感情变化。

  

  敖子逸一个人逼逼叨过后,突然开始问黄其淋问题,他都一个不漏的回答了,或许这是他特有的温柔吧。

  

  在中途黄其淋接了个电话,他向电话那头的人表明这里有点事情,跟在他后面的敖子逸听到了这句话后,开心的和朋友说我是他的事情。

  

  脸上笑开了花的敖子逸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之所有叫做事情是因为它们终究是要被处理的,我要处理这件事情是因为这是负担,我若是不处理的完美害怕会被别人嚼舌根。

  

  这一场闹剧终于在清扫阿姨的打断下结束,敖子逸在朋友的搀扶下看着黄其淋离开的背影,还是哭了。

  

  我的黄其淋,你能不走吗。

  

  梦想这条路那么崎岖,你一定要去闯一闯吗。

  

  =

  

  在几个朋友的商讨下决定今晚去找家宾馆,不然也不能让敖子逸这个状态回家。

  

  去宾馆的路上敖子逸不停地和朋友念叨着,上海的美食、风景等等。

  

  “我们敖叽以后要去上海吗?”朋友轻声的问。

  

  “我不去。”随后朋友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黄其淋说他想去上海的音乐学院,我的其淋哥是一个为了梦想愿意踏足他乡的勇士”这句话已经带着哭腔,泛泪的双眼已经模糊了星星,无论是天上挂的星星还是敖子逸眼里的,都看不见了。

  

  所有人都知道宿醉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以前的敖子逸不知道但是现在他知道了。

  

  刚刚醒来的敖子逸摸着酸痛的手腕,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他接过朋友递来的手机向家里通了个电话,结束通话时却猛然发现电话簿里多了个叫黄其淋的,昨夜的记忆随着脑子的清醒程度慢慢的涌进脑海。

  

  “你有打暑假工的计划吗?”

  

  -已经找到驻唱的工作了

  

  “啊~你还会煮菜,你真厉害”

  

  -……

  

  “你还可以去餐厅给人做菜耶,我最喜欢吃了”

  

  -是驻唱

  

  “那你真厉害,你唱歌真好听”

  ……

  昨夜的记忆浮现在敖子逸的眼前,现在的他在想如果能回到昨天一定会鼓励自己多喝点酒,就可以多赖黄其淋一些时间。

  

  他偷摸摸的打开与黄其淋的对话框,琢磨着要用什么话打开聊天的话题。

  

  “你应该先和他道个歉”睡在另一张床的朋友突然发出声音,虽然这一声扎实吓到敖子逸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提议非常的好。

  

  “对不起”

  

  “对不起(*꒦ິ⌓꒦ີ)”

  

  “没关系”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等来了一个没关系就没有下文了,但是这时的敖子逸大概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就像一只雏鸟学会了飞行,终于可以在湛蓝的天空自由的飞舞,可是此时透过窗帘外面的天空却是灰蒙蒙的。

  

  =

  

  最近几天敖子逸和黄其淋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与谢师宴一样下着大雨的这天,敖子逸特意换上了新买的球鞋才去黄其淋暑假兼职的音乐餐厅,他透亮的歌声穿过钢筋水泥进入了敖子逸的耳朵,敖子逸不是被音乐之神缪斯祝福的人,他不知道什么唱歌的大道理,但是他就是觉得黄其淋唱的就是好听。

  

  他不敢离黄其淋太近却又害怕黄其淋注意不到他,所以他选择了一个隔板挡到鼻子的卡座,只能露出一双眼睛。

  

  就这样什么都没发生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回家的路上敖子逸失落的看着自己湿透的鞋,不长眼的大风一点都不在意他吹了一个小时的发型,倾盆而下的雨也完全视伞为透明,该湿的地方还是湿了。

  

  回到家的敖子逸在朋友的怂恿下拨打了黄其淋的电话,却得到了完全没有看到他这样的答复,敖子逸应该开心还是难过呢。

  

  当然是开心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什么,大概是黄其淋不是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他吧。

  

  我们敖子逸大概是最单纯的傻子吧。

  

  =

  

  敖子逸固执的不断寻找话题和黄其淋聊天,得到的回复却是敷衍的意味满满,敖子逸深刻的感觉到了这个仔的难泡程度。

  

  敖子逸从正当渠道得知臭臭的榴莲居然深得黄其淋的宠爱,于是他就围绕着榴莲展开了聊天的话题。

  

  “我们可以一起拼单榴莲,我知道一家水果超棒的店”敖子逸想这家的柚子是挺好吃的,那么同理榴莲应该也不会差。

  

  ……

  

  最终他们约好明天下午一同前往水果店吃榴莲,这是连敖子逸本人也震惊的成就,同时他也有点害怕的情绪——因为他根本就不吃榴莲。

  

  到了见面的时间很意外的两个人没有谁提前也没有谁迟到,刚刚好的都是踩点并且还是一起到达的。

  

  水果的清香因为是在夏天所以散发的更快,香味的保持的时间也更长久一点,可是敖子逸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很好,满屋子的榴莲味快把他熏晕过去了,站在旁边的黄其淋却已经大步走到榴莲的货架前仔细的端详。

  

  店铺的服务员上前来提走黄其淋挑选好的榴莲去开壳,这壳一开榴莲的味道就更浓郁了,黄其淋看着自己挑选的榴莲满意的点点头,坐在座椅上的敖子逸木愣愣的看着黄其淋把五盒榴莲端来,是噩梦吧。

  

  有一种人对榴莲大概是本能的抗拒,只要吃多了榴莲就会有难以止住的干呕反应,很不凑巧的敖子逸就是这种人,他刚刚吃了一块榴莲下去却在黄其淋热烈的眼神下又开始吃了,突然有种胃往上捅塞进食管的感受毫无征兆的就开始干呕了。

  

  黄其淋给他向老板要了一杯水来,待他止住了干呕的反应后开始指责他的脑子不好使,敖子逸不敢大声的回话只敢小声的喃喃。

  

  最后的结果是黄其淋一个人吃完了剩下的所有榴莲,敖子逸则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憋屈的坐在一旁。

  

  “这是我第一次吃榴莲以前都不敢吃,我不知道会这样的”黄其淋回家的公交恰好在这时来了,于是就草草回了句“知道”表示自己理解了。

  

  黄其淋上车后孤身一人的敖子逸还等了半个小时公交还没来,在等候的这段时间里大概从来没有这么想哭过吧。

  

  “阿程,你在哪”

  ……

  “可以来五里车站接我吗?”

  ……

  

  被逼无奈之下他还是向自己的好朋友丁程鑫求助,丁程鑫也表示碰巧就在附近可以过来顺路把他带回家。

  

  过了几分钟就有一辆车停在了敖子逸面前,他猜想着应该就是丁程鑫口中那个表哥的车,丁程鑫的脸随着车后座的车窗缓缓摇下也越来越清楚,他看着丁程鑫无时无刻都灿烂的笑脸憋了很久的眼泪最终还是打开了龙头。

  

  过来大概十分钟眼泪的水龙头终于关上了,向丁程鑫说明了自己哭的原因并道来了这次和黄其淋见面的具体经过。

  

  “小逸虽然你也不知道你会这么不接受榴莲,可是你想想这次干呕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你是对榴莲过敏呢?谁来负责这件事情”丁程鑫甜橙一般的嗓音随着清风慢慢的扩散。

  

  敖子逸哽咽的回答让他已经狠不下心再训斥这个鼻涕虫。

  黄其逸,你有听到千里之外我对你渺小的呼叫吗。

  上帝给人类的礼物一定是一颗圆滚滚绿油油的西瓜,炎热的夏天如果能够抱着半个西瓜在空调房里看电视绝对算得上是贵族生活了,尤其是刚刚进入空调房的孩子这仅此于游戏。

  

  丁程鑫出门的原由本就是为了去市中心的水果市场买西瓜,圆滚滚的西瓜被杀开后鲜红的果肉不断的诱惑着敖子逸,敖子逸第三次保证不会多吃下终于获得了丁程鑫赐予的一小片西瓜。

  

  =

  

  上一次与黄其淋见面已经是五天以前的事情了,而就在昨天他们已经结束了志愿的填报,敖子逸和丁程鑫的第一志愿填报的都是重庆,他们希望可以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生活。

  

  本就有人会为了梦想去遥远的地方不愿待在自己的家乡,敖子逸得知黄其淋去上海集训时黄其淋已经抵达上海三天了,做了几天悲伤小敖之后就又是无所畏惧的开心小敖。

  

  丁程鑫看着开心打游戏的敖子逸略有所思。

  

  这一整个月里丁程鑫带着敖子逸去了很多地方,还很大方的带他去了很贵的水果自助,这一切都是害怕他想起那个远走他乡实现自己梦想的勇士。

  

  丁程鑫没有告诉敖子逸一个半月以前他就知道黄其淋要去音乐集训,在他知道的那天晚上他说他希望黄其淋可以答应敖子逸的邀约,就当做是给敖子逸的礼物吧。

  

  “你喜欢他为什么不和他说呢”

  

  “因为他的梦想是你啊”

  

  黄其淋飞向了遥远的天空,带走的是敖子逸的梦想,敖子逸的梦想却绑架了丁程鑫的爱。

  

  我们这里没有人知道黄其淋会不会成功,换句话说所有人都在阻止他这荒诞的想法,却只有敖子逸依旧笑着给他加油,说着不着边的话描绘着美好的未来,这样的敖子逸让黄其淋感到安心,黄其淋却很清楚的知道这只是安心。

  这种安心来源于敖子逸对他的无条件支持。

  

  =

  

  亚巡的最后一站是他自己的家乡,这里到处都是他生活过的痕迹。

  

  从酒店偷偷溜出来的黄其淋走在夜市交错的道路,麻辣烫大叔的呦呵声还是那么的重庆,小摊贩捣鼓着自己拖出来买的辣酱,重庆的空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充斥着辣椒的刺鼻味道。

  

  黄其淋为了保护自己的嗓子没有去吃那些红辣椒,转身走向了夜市入口处的水果摊打算带一颗榴莲回去,千想万想就是没有想到会再这里遇到他们,金胖金胖的柚子被敖子逸摸来摸去,黄其淋走近了才听到两个人的谈话。

  

  “阿程买两个回去我们慢慢吃嘛”敖子逸蹲在丁程鑫旁边可怜巴巴的想要拿出两颗最金胖的柚子,丁程鑫却像没有听到一样拿了颗柚子就递给老板并没有再拿一颗的打算。

  

  “得了吧,上次你也是这样说的”结果这小子居然在一天就吃光了买的所有柚子,闹肚子居然还敢怪柚子不新鲜。

  

  敖子逸蹦蹦跳跳的跟在丁程鑫的旁边,叽叽喳喳的为自己打抱不平。

  

  这两个小子过得还不错嘛,世界巨星黄其淋在酒店吃着榴莲这样想着。

  

=

  

  敖子逸也想过如果他早点说出自己的感情会不会有什么变化,或许他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光明正大的追求黄其淋,或许在被直接拒绝后可以继续做朋友的开心果。

  

  他也曾经想过黄其淋也是和他抱着一样的感情,不然他为什么愿意听一个醉鬼逼逼叨,现在已经步入社会的敖子逸终于想透彻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可以的,你需要看人们的眼色行事。

  

  他对你温柔只是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并不是你有多特别。



✘心情好的话会有番外的

✘鑫逸的内容比较少,但是可甜可日常了

评论(5)

热度(34)